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政策法规

九江桥面轰然断裂瞬间兄在桥北弟在桥南

2018-05-21 02:10:32

九江桥面轰然断裂瞬间 兄在桥北弟在桥南

车主岑先生。

失踪司机吴伟林的妻子拿着照片哭诉。

失踪者冯某的老母一直在电视前关注最新情况。

失踪者宋树莲的妹妹。

桥塌瞬间路经的运猪车队车主接受本报独家采访 讲述惊险一幕

昨天下午,本报兵分多路,前往江门、佛山、广州、深圳等地调查9名

失踪身份,除了意外发现粤AKM983为套牌车外,其余失踪人员身份均以确认。

本报独家采访九江大桥事发时刻唯一路经的运输车队,车主岑先生口述了25分钟内生还者惊险故事与坠桥者的惋惜悲剧,并且采访到塌桥后第一时间拨打110的黄先生。

“6月15日凌晨5时10分”,在这样一个黑色的时刻,对于顺德乐从家乐屠宰场的岑氏兄弟,经常去鹤山做卖狗生意的黄氏夫妇,被岑氏兄弟叫做“的士头”的运菜商,是一个一辈子也忘记不了“生死时刻”。而这队人中唯一一辆没有成功逃生的农用车、从桥上坠下的吴氏兄弟则至今下落不明

九江桥面轰然断裂瞬间兄在桥北弟在桥南

这一行起早摸黑的生意人,每天几乎都会在同一时间在九江大桥收费站集中,然后前往鹤山,15日凌晨4时55分到5时20分,在这25分钟内他们的命运被连成了一线。

岑氏兄弟:“也许多吸一根烟,兄弟就无法再见了!”

在顺德乐从经营屠宰场的岑氏兄弟,大哥岑伟新拥有一队由四辆货车组成的运猪车队。这天,岑伟新的四辆车照常在收费站排队,第一辆车是弟弟开,5时05分过桥;第二辆是他的员工开,紧接着也消失在凌晨的大雾中;第三辆准备在5时15分过,而第四辆由岑伟新自己开,准备5时20分过。

而就在第三辆运猪车准备过收费站时,岑伟新看见大桥的工作人员以“吓人的速度”冲了出来:“不准过,都不准过!前面的桥塌了!”

“我当时脑袋里‘嗡’的一声,我弟弟的车刚刚才开过去啊!”岑伟新回忆这刻,脸色依旧惨白:“之后我马上打给弟弟,他和第二辆车都没有事!”

岑伟新的弟弟在接到哥哥后,还一脸惘然:“我的车开得很快,当时我记得很大雾,能见度只有10米,预应力钢绞线
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前面一辆七座面包车开得很慢,我不断按喇叭催他!”

“5时10分桥塌了,你知道不?”问道,“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开得很快,哥哥给我的时候我还以为他在开玩笑。”岑伟新的弟面膜代加工
弟回答道:“但第二辆车的员工最危险,他离开了不到一分钟,桥就塌了,直到现在还没有缓过来。”

就这样,弟弟在桥尾,哥哥在桥头,但幸运的都躲过了这一大劫难,“平时,在我们车队出发时,我们兄弟都喜欢出车外,抽根烟聊聊天。”岑伟新说道。“但如果15号那天,我也抽根烟再让弟弟出发,我们两兄弟就再也无法见面了!”

黄先生:痛哭以为“失去”妻子

在岑氏兄弟车队准备出发时,经营狗肉生意的黄先生与妻子,分乘两辆摩托车也往桥对岸的鹤山开去,黑色的指针正指向危险的一刻:4时55分。在5时11分,黄先生行至九江大桥中央时,他看到了最恐怖的一幕:“先是有人拼命让我调头,我到桥中央才发现:桥断了!”

黄先生面对这巨大的断桥,当时就想到了妻子,趴在断桥边就大哭了起来。恢复意识后,他马上拨打了妻子,上天给了他们岑氏兄弟一样的幸运:两夫妻并没有阴阳相隔。

“的士头”:我感觉桥在下陷

岑氏兄弟和黄先生都是幸运的,但开“的士头”(一种驾驶座与小轿车相似的货车)与开着江门车牌农用车的吴氏兄弟,都是贩菜的商人,而他们从收费站出发的时间,恰好是最黑色的那一刻:5时08分。

2分钟后,这辆车都同时经过了事发的路段,此时撞击正好发生,“桥当时并不是第一时间全部塌下去的,是有一个极短时间的缓冲期,我当时开车已经明显感觉桥面在下陷,我本能地死踩油门,车居然给我冲到安全的地带!”“的士头”回忆道。

但几乎和“的士头”同时出发的吴氏兄弟,却没有这生死一刻间的好运气面膜OEM
,“我看见他们居然在调头,车头还没有调回去,桥就完全塌了……”

生死一刻,一个简单的驾驶动作,一个选择加大油门,一个选择扭转方向盘,结果命运却截然相反:阴阳相隔。“冲到桥对岸,我见人就大喊大叫,运猪车的人看见我,说我脸上全是眼泪,但我当时不知道,我吓坏了。”“的士头”最后说道。

事后

在惨祸发生10分钟后,岑伟新一行人又把车开上了旁边的佛开高速,“我始终不相信,这么大一座桥居然说倒就倒了。”

佛开高速 拓宽工程

两失踪人员:

田光明、张井游

关系:

小舅子与姐夫

值夜班姐夫小舅齐失踪

6月15日早晨,大雾,田光明和姐夫张井游两人在佛开高速扩建大桥工地值夜班。当天九江大桥坍塌后,田光明和张井游两人双双失踪,至今在江中未发现他们的尸体。昨日上午,作为张井游的侄子兼工友的张先生来到现场指挥部打听下落不明的亲人。他告诉,前一天中午是张井游的一个工友过生日,大家都想邀请他去参加,由于他要值夜班谢绝了朋友们的邀请,和田光明在佛开高速扩建大桥施工现场看守两台价值超过百万元的输送泵。

张先生告诉,张井游是田光明的姐夫,年龄都在40岁左右,张井游是贵州思南县人,而田光明是印江县人,田光明是一名听力障碍者,他至今没有结婚,只领养了一个小孩。他们两人从家乡出来到长大建筑公司已经打工十几年了,从1994年佛开高速开建时他就在该建筑公司,两人的工作主要是负责搅拌水泥。

当张先生15日早晨得知九江大桥坍塌事情后,立即给值夜班的叔叔张井游打,但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他又用工地的对讲机呼叫也没有任何回应,他立刻意识到事情不妙,迅速给远在贵州的家属打,告知两人可能出事了。张井游的妻子、田光明的姐姐听到这件事情后,久久没有说出话来,随后呜咽起来。

粤JY2459

失踪者:

吴伟林、吴伟洪

关系:兄弟

车型:

蓝色双排座农用车

运菜归途兄弟俩失踪

情同手足的两兄弟,在一起合伙做生意多年,亲密无间、默契十足。6月15日清晨5时07分,当他们的小货车满载新鲜蔬菜驶入九江收费站,准备开始新一天的生活时,孰料却就此踏上断头桥,走上“不归路”……昨日下午两时许,失事车辆粤JY2459车主吴伟林、吴伟洪两兄弟的亲人痛哭流涕,向讲述着兄弟俩平日里的点点滴滴。

据两兄弟的姐夫黄先生介绍,吴伟林、吴伟洪都是鹤山市沙坪镇人,两人很多年前便开始在鹤山的新华市场做蔬菜生意。每天都要开车从佛山贩运新鲜蔬菜前往鹤山转卖。6月15日凌晨5时许,两兄弟的小货车和另一名同行的运菜车一前一后,走上九江大桥。通过观看九江大桥收费站的监控录像,亲人们得知两兄弟开着的小货车5时07分驶入九江大桥收费站,掐指一算,进入南岸引桥的时间恰好在5时10分左右桥面发生坍塌的时间。

“坏啦,你老公连车子一起掉江里去了”,早上七八时左右,吴伟林的妻子王满庆便接到了跟老公一同运菜的粤JY2568小货车车主扶先生的。原来,看到吴伟林的运菜车沉入江中,紧随其后的扶先生感到大事不妙,赶紧调头,回去后立即向吴伟林、吴伟洪两兄弟的亲人们报告。

粤J17175

失踪者:

冯伟强

车型:

白色江铃牌小货车

并非邮政车而是货车

昨天,在发布会上,有关部门称粤J17175失踪车辆为邮政车。随后,江门邮政局向本报反映,该局查遍了所属单位所有车辆,并没有粤J17175,几经周折调查,证实粤J17175属于私人车,车主为冯伟强。

“我的儿子在哪?是不是找到了?……”昨晚,来到失踪者之一,车牌号为粤J17175的车主冯先生家里探访时,冯伟强的72岁母亲不断追问。前日,老人家听到儿子失踪的消息后,一直守在电视机旁,关注着关于九江大桥搜救的最新。当听说有一个司机从车里逃了出来,在下游被人救起的消息时,老人就一直对身边的老伴念叨,“那一定是我儿子,那一定是我儿子……”失踪者冯伟强今年46岁,原来是一位中学教师,后来买了一辆小货车搞起了运输。据老人家介绍,事发时,冯先生正从广州往江门运送一批货物。

“他每天都是6时30分回家的,可今天却一直没有回来,也一直关机。”车主姐姐冯女士告诉铜酸洗
,她弟弟冯伟强每天早上4时15分都从广州回江门,然后途经九江大桥,在早上回到江门家中。“可是今天一直到8时多都没回来。”冯女士说,她当时非常焦急,后来看到九江大桥坍塌消息,心里一阵凉,马上意识可能出事了,拨打弟弟的一直打不通。

粤B72420

失踪者:

宋树莲、宋锐

关系:父子

车型:

东风康明斯货柜车

父子驾大货柜车同坠江

“可怜的哥哥啊,你在拿刀割我的心,你快打告诉我你在睡觉吧?”昨晚6时许,善后处理中心办公室内传来的一中年女子撕心裂肺的哭声。其老公余先生告诉,昨天公布的失踪车辆粤B72420,正是自己妻子的三哥宋树莲驾驶的大型货柜车。令人倍感唏嘘的是,同车坠江的还有他年仅21岁的儿子宋锐。

昨日上午,工作人员带着4人前往九江大桥收费站查看监控录像。余先生告诉,宋树莲的父亲已经去世,只剩下年近八旬的老母亲,现在住在海南。“老人知道这个消息后,就已经伤心得病倒了。”宋树莲兄弟姐妹总共有6人,三男三女。宋树莲排行老三,余先生的老婆则是五妹。

“活着见不到人,死了也要见到尸首”,余先生表示,希望政府赶快打捞,也好让家人尽快处理后事。而宋树莲的老婆和19岁的女儿,至今仍留在深圳,等候消息。

随后从货柜车的所有者深圳市一家物流有限公司获悉,坠入江中的货柜车为东风康明斯大型货柜车,失踪者宋树莲和宋锐父子均为该公司的签约驾驶员,宋树莲46岁,宋锐年仅21岁,为湖北赤壁人,在该公司工作仅半年。

6月15日凌晨,父子两人驾车从深圳盐田港出发,准备前往阳江一工厂装集装箱。“通常情况下,车应该在早上9时左右到达工厂”。公司负责人潘小姐告诉,当天早上8时左右,公司打询问两人的行车情况,却发现均关机。早上10时,公司致电阳江工厂,却被告知货柜车仍未到达。

粤AKM983

(疑为套牌车)

失踪者:

暂不详

真车主:广州医学院附属肿瘤医院的唐春林医生

失踪广州小车涉嫌套牌

本报讯 (刘文亮)“我的小车车牌是粤AKM983,但我肯定不是九江大桥事故失踪车辆的车主,今天上午还开车送妻子上班”,昨日,广州医学院附属肿瘤医院的唐春林医生在接受采访时又庆幸又惊讶。

唐春林说,昨天中午12时多,有交警打通了他,询问过有关情况。据交警说,出事的车为浅灰色,这和唐春林的香槟银色现代车完全不同。由此看来,事发现场的小车涉嫌是套牌车,车主的真正身份需要进一步查实才能明确。

唐医生向介绍,他的北京现代是前年购买的,作为私家车使用,各种票据均齐全,也是通过正规渠道给车辆上牌。“这不,今天上午我还给车子做了保养,中午回来看看妻子,”唐医生坦率地说,他每天的生活圈子比较小,几乎是“家-孩子学校-工作单位”三点一线,最近都没有出过广州,更没有到过九江大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