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新闻

谁也别小看谁

2019-04-10 06:12:59
1.窗台魅影

这是一栋堪称古董的旧楼,密密的爬山虎将斑驳的老墙掩盖住,丝丝诡异之气从阴暗的缝隙里透露出来。这老房子本来很安静,今天楼下却围满了人。他们都仰着头,对着九楼的一扇窗子指指点点。

九楼的窗子大敞着,窗前,一个身材曼妙的女人,身穿着绚丽的大红色长袍,双手挥舞,“咿咿呀呀”尖声地唱着。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这房子以前就闹鬼,这人八成是中邪了!”这句话引起了一阵骚乱,便有知情人讲起了一件往事:当老楼还是新楼的时候,九楼住着幸福的一家三口,还有一位保姆。保姆年岁不大,手脚勤快而且颇有姿色。时间一长,男主人对保姆产生了好感,一来二去,两个人就发生了关系。这事情自然是瞒着女主人的,不料却被女儿发现了。女儿不敢把事情告诉妈妈,她不想让爸爸妈妈离婚。可是,眼看着爸爸做出背叛妈妈的事情,对她来说又是多么痛苦。

仇恨在女儿的心里扎了根。终于有一天,她把保姆骗到了窗前,然后伺机将她推了下去。

可怕的一幕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保姆衣领处的一条长带子没有系好,于是她下坠的时候正好挂在了窗棂上,保姆被活活地勒死在了九楼的窗台上。

九楼的红衣女子倚窗而立,眼角闪过了一丝落寞,她尖声唱了一句:”郎啊,我痴情若此,换不来你半分怜?”

突然,女子展开双臂,从九楼飞身而下。乌黑的长发配上血红的衣裙,绚丽得像扑火的飞蛾。“穆菲菲──”人群中有人发出了一声尖叫。然而,这个叫穆菲菲的女子,已经狠狠地砸向了地面,血流如注。

“穆菲菲死得好惨啊,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突然间就发疯了呢?”清晨,模特公司里的焦点话题就是穆菲菲的死。

段榕和安琳急匆匆地赶到了公司,也加入了同事们的议论。据说,穆菲菲发疯的那天早晨向公司借了一身大红色的戏袍,服装间的人问穆菲菲要这衣服干什么,穆菲菲只是很诡异地一笑,说是排戏时用的。

“排戏?排什么戏啊?”

“谁知道啊,估计是疯话吧。”

“穆菲菲发疯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听说李磊要和她分手,穆菲菲不愿意,天天缠着李磊,这种状态下的女人是最脆弱的。”

大家聊得正欢,突然,李磊脸色苍白地走进来了。所有人都噤了声,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了李磊。毕竟李磊是穆菲菲的男朋友,穆菲菲一死,李磊的表现是最令人关注的,在这些目光当中,段榕的目光要更特别一些。其实她喜欢李磊好久了,可是一直都没有机会向他表白。段榕心里暗暗地想:现在穆菲菲死了,我是不是有机会了呢?

正想着,李磊突然走到了段榕的面前,一把抓住她的手:“段榕,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段榕感觉一股暖流从手背传过来,顿时幸福得快要晕过去了。李磊痛苦地说:“我怀疑菲菲的死不是那么简单的,我想要知道真相!可是因为我们是恋人关系,我被警方列入到了怀疑的对象之中,我的行动很不方便。我想去那个九楼找找线索,可是……”

李磊说了这么多话,段榕好半天才理清头绪:“你的意思是不是……想让我去那九楼看一看?”

李磊点点头,一脸的期望。那个九楼吊死保姆的故事段榕也听说过了,她顿时头皮一阵发麻。可是她敌不住李磊火热的眼神,还是点了点头。“谢谢你!”李磊把段榕的手握得更紧了。

段榕晕乎乎地笑了笑。

2.惊魂现场

“你疯了?李磊拉拉你的小手,就值得你去冒这么大的险吗?”回去之后,室友安琳愤怒地大叫。

段榕不由得红了脸,急忙解释道:“其实也不仅仅是因为李磊啦。www.5aigushi.com我以前和穆菲菲是好朋友呢。警方说穆菲菲是自杀,可是谁都知道这事邪门着呢。我们还是应当到穆菲菲死的那栋房子里面去看一看。”

“我不去!我怕遇见鬼!”安琳大声说道。段榕无奈,好一阵子劝说,安琳才同意陪她去看看。

两人搭车来到了目的地,推开房门,一股怪异的味道扑鼻而来。房内所有的窗子都用绿色的纱布罩了起来,幽幽的绿光衬得室内阴冷如地府。突然,有什么东西拍在安琳的肩膀上。安琳一低头:一只血淋淋的手正搭在自己的右肩上。

“啊──”安琳尖叫着跳了起来。肩膀上的手随之滑落,在地上发出了类似于塑料的清脆的响声。

“原来是只假手!差点吓死我!”安琳一边说着,一边拾起那只假手,狠狠地丢了出去。“扑通──”不偏不倚,这只假手正好砸中了一堆杂货。杂货轰然倒下,露出了一缕乌黑的长发。

“这是什么?”安琳大着胆子走过去将长发一扯。长发的另外一端,一个女人惨白的脸露了出来,没有瞳仁的眼睛死死地睁着,一张血红的嘴似笑非笑……

安琳吓得连尖叫都不会了,她猛地丢下手里的东西,转身就跑。此时段榕正蹲在地上不知道干什么,看到安琳的样子,也跟着跑出了房间。在走廊外,一位老奶奶对跑出来的两人说:“姑娘们啊,吓着了吧?前不久来过一些拍鬼片的人,道具还放在这里没拿走呢。”

段榕和安琳哪有心情听老奶奶解释,她们头也不回地跑下楼去了。

午夜零点,手机响起。一道蓝光幽幽地映在了段榕的脸上,是条短信:你真的不想再去看看吗?

段榕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背上顿时渗出了冷汗:“发短信的人简直神了!居然能够猜中我所有的想法!”这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之前他给段榕发的所有短信,段榕都保存了下来。此时,段榕一条一条地翻看着:你恨她,对吗?如果你不除掉她,你就永远都不会成功。

想好了,就去做吧,别犹豫。我知道你已经想好了。

她疯了,你的机会来了。

……

消防设施工程专业承包资质办理

武穴资质代办公司

工程监理资质

劳务资质年检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