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新闻

从女性才德观念角度解读社会家族家庭对明

2018-08-24 21:42:31

摘 要:通过对女性文学交游的文化视察与案例分析,探究到其本后所隐含的重要的女性才德观念。女性文学交游在社会层面和家族家庭层面得以被默许、承认乃至鼓励,其背后蕴含的是女性才德观念之意识形态的嬗变与融通,很值得今人去1探究竟。

关键词:男权社会;明清才媛;女性才德观念;利他;才媛文学交游

中图分类号:J131.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17)

一、概述

在今天的社会,来探讨明清时期才媛的文学交游与女性才德观念之关系,具有一定的社会意义和文学意义,但同时又具有一定的难度,因为明清至今已是时空悬殊,如果要客观出现幷客观论述,就要尽量避免以今人之眼光和意识形态习惯来揣度古人,而要尽量的将其置于其所产生和存在的时空语境当中。

从文化观察的角度来看待才媛的文学交游这一社交现象和文学现象,幷分析其与女性才德观念之关系,首先将其回归父权社会语境,是对其研究和思考的重要前提。

构建于男权社会体系中的女性才德观念,其根本目的是:将这种观念内化于女性心中,使女性成为男权社会的权力第二序位者,成为其扮演社会角色和家族、家庭角色的“本能性”行为规范和思想纬度,从而在“等差和顺”的男女社会、家族、家庭氛围中,实现女性自身权利的让渡给男性,扩大男性的权利范畴,男权得到根本性确认和保证与维系。因此,这套自汉代成型,至明清激进的男权社会体系中的女性才德观念,说到底是一套让女性“利他”1的观念。在这个“利他”的观念角度,来解读社会、家族、家族对才媛文学交游的诸如默许、允许乃至赞美、鼓励的各种态度,可以得到一条明晰的线索。

2、解读主流社会对才媛文学交游报以积极肯定之态度的原因

这种解读,可以从具体案例,即沈善宝的文学交游来探究一二。

学者和世人对于沈善宝文学交游的解读和论述,多围绕其独立而坚韧的品性,才华横溢的文艺造就以及人物韵事等方面展开,幷凸出沈善宝所具有的突破父权社会秩序的社会进步意义和女性主义意义。也基于此,沈善宝多被后世标榜为在明清那个女性最受压制的社会生态中,身体力行突破父权社会秩序的,具有女权主义光辉的清代女性人物。

这些解读和论述,仿佛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人们看待清朝才媛文学交游这1现象的既定逻辑,但如果从女性才德观念的角度,来再次分析,会有新的发现。

还是以沈善宝为例,首先,但值得探讨的就是:沈善宝在清代那個绝对男性话语权的时空背景下,在其为人女时期(即沈善宝在家侍奉母亲而未出嫁的时间段),其对于父权社会秩序和家庭伦理的突破,幷未被主流社会抨击和诟病,反而得到了肯定和赞美,以至于占据了“道德高地”,这是在社会层面,研究才媛文学交游现象与女性才德观念的重点。

沈善宝之所以能在其为人女时期得到来自主流社会话语权者们的道德支持和肯定,正如国立中央大学中文系主任王力坚教授所言,与沈所独具的三方面因素有着直接关系,即:以孝为先的道德资本;性格与性别的双重自信;卓然不群的才华横溢。

在为人女时期,沈善宝对父权社会秩序和家庭伦理的悖离,与其说是沈主观的反抗、违背,自由精神和女权主义的展现,不如说只是沈客观上的无奈选择。

历史不能重来,但无妨假定:如果沈善宝的父亲没有在沈年仅12岁时就撒手人寰,而是长寿终老,那末沈的人生轨迹必定改变——沈将顺理成章的成为父权社会体系中众多秉承三从四德的贤妻良母中的一员,固然沈应是颇有文艺修为的一员,而已。

沈善宝幼年丧父,幷因此给沈家造成了严重的家庭危机,使得沈善宝在为人女时期即承受着超乎同龄女性的极大痛苦和艰难处境。但应当看到,正是这痛苦和艰苦处境大型换气扇
,在客观上激发和增进了沈善宝的心智早熟和男性化的强势而独立的性情之的构成,更潜移默化的触发沈善宝萌发出强烈的性别遗恨情绪。

在为人女时期沈善宝之所以能既突破父权社会体系和家庭伦理中建御景星城
,又能在个人行动上占据道德高地,最主要的缘由在于:(1)沈对孝道的坚守和奉行;(2)沈对家族的勇于承担。

在为人女时期,沈善宝对父权社会体系和家庭伦理的突破与背离,其最为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她幷非是出于以自我为中心的对本身权益和女性自由的寻求!而恰恰相反,她是出于以家庭为中心的对家庭成员生存和家庭秩序的维持。沈善宝出于孝养母亲盛世金龙湾
,教养弟妹,维系整个家庭正常运转,而摆脱为人女的身份限制,克服女性性别弱势,转而以强者形象来肩负起“利他”的重担和家庭的,是有着很大程度的自我牺牲意义,而绝非利己主义和自我主义的。正如沈母对其评价:“尔负奇男志,吾将孝子看”。

进一步概述之,为人女时期的沈善宝,其对父权社会体系和家庭伦理的突破与背离,是以“利他”而非“利己”为出发和归宿的,这样一来沈的价值取向就与传统社会的女性道德体系保持了内在一致,就自然得到了社会相当层面的认可、支持和赞许。在维系家族的整个过程中,本应处于为人女的从属地位的沈善宝,也就自然而然成为了整个家庭的第一话语权者和权利行使者。

固然,除了上述原因,社会对于才媛的文学交游的肯定态度,也有源于单纯性的对才媛之才的欣赏。这种情况主要集中在明清江南文人圈中。具有较高社会地位的那些把持文艺评判话语权的男性文人,对才媛现象采取的积极态度,源于对于女性才学的肯定,并且认为才学的重要性和意义远高于女性之德。男性文人乃至会以自己派系或自己地区有出色的才媛,而引以为荣,尤其是清中晚期,才媛现象和才媛群体成为江南文人阶层赞美的对象。

三、解读家族、家庭对才媛文学交游报以积极肯定之态度的原因

清中晚期的江南、江淮地区,家族体系已是非常重要的社会环节。财富的占有是可以父子时期传承的,但是以科举制度为通途的官绅身份却是不可以父子世代传承的。因此家族要想在社会中成为世代传承的上流社会成员,除了财富的持有传承以外,就必须以文学艺术及其传承,来提高家族的声望,所谓“书香门第”概念的产生。

轮廓投影仪使用的中继镜头和全校正光学系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